懷念大地藝術家克里斯托:作品曇花一現卻剎那永恒

2020-06-02 10:57:11    作者:王進玉     來源:新京報

  保加利亞藝術家Christo(克里斯托)的逝世,對全球當代藝術界而言無疑是一大損失和遺憾。不僅因為他是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大地藝術流派的核心人物,曾與妻子珍妮·克勞德共同創作了一系列具有沖擊力、震撼力和啟發性的公共藝術作品,也因受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發的影響,原定2020年秋天其在巴黎呈現的作品“包裹凱旋門”被迫推遲一年,而藝術家本人的突然離世對該作品創作,以及每一位期待的觀眾來講,不能不說是個巨大的不幸。

克里斯托:作品曇花一現卻剎那永恒

圖來自藝術家官網, Wolfgang Volz 攝

  據悉,按照藝術家遺愿,該作品將于2021年9月18日至10月3日予以實現,而蓬皮杜藝術中心也將會在明年3月舉行“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勞德,巴黎!”大展,屆時將再次呈現他們的標志性創作項目“包裹新橋”。

  舉凡熟悉克里斯托的人都知道,他和妻子珍妮·克勞德因其獨特的創作方式而被稱為當下最具魄力的藝術家。對于其作品,盡管眾說紛紜,有議論說是概念藝術、行為藝術,也有評價是地景裝置、環境工程等,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即他們的創作的確超出了傳統藝術的范疇,也的確很難用傳統藝術類別去加以審視、歸納。需要我們用全新的角度,以及更為開放、發散的思維去進行欣賞與解讀。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講,無論其創作理念,還是具體表現形式,都極大地豐富了我們對藝術的再認識,拓展了藝術創作的邊界和外延,并給人關于藝術與自然、與環境、與社會等有機結合的全新思考和啟示。

  作為大地藝術的代表藝術家,自20世紀60年代至今,克里斯托及妻子便共同創作了一系列充滿視覺反差和震撼力量的作品,為現當代藝術史留下了濃重的一筆。無論是其早期對日常生活物件的“包裹”“捆扎”等藝術行為,還是后來將目光逐漸轉移到龐大的建筑、海岸、島嶼、柵籬、橋梁,以及傘系列等更具典型的大型公共藝術實踐,其創作自始自終都顯示出對傳統審美的質疑,對傳統展覽形式的挑戰,對藝術創作本身意義的重新詮釋,甚至還帶有對歷史的觀照,對現實的參與。

克里斯托:作品曇花一現卻剎那永恒

《鐵幕,油漆桶墻》。圖源藝術家官網

  比如他1962年的作品《鐵幕,油漆桶墻》,用240個油桶做了一個臨時圍墻,將塞納河邊的威斯康辛小街堵塞了八小時。很明顯這件作品是為抗議1961年設立的柏林墻而創作,因為其本人就是一位流亡的東歐藝術家,對種族隔離、版圖分裂等有著異常的感觸。再比如他1995年的作品《包裹德國國會大廈》,當時正值二戰結束50周年,整個德國柏林國會大廈被10萬平方米的銀白色丙烯面料和1.5萬米的深藍繩索包裹了起來,這時候人們眼前所熟悉的建筑瞬間消失,變得陌生起來,被一個巨大的“包裹”替代,成了一座簡單到極致的幾何抽象物體,其暗示意義不言而喻。

  當然,克里斯托本人并不太承認這一點,也不愿為此被貼上所謂的符號化標簽,他始終堅持以審美為創作出發點,且更樂意宣稱自己的作品只“關乎歡樂與美感”,也更加主張和追求創作上的完全自由。對此不僅表現在具體的創作上,還反映在他們夫婦的日常生活和實際言行中。據悉,他們的創作拒絕任何形式的贊助,排斥作品創作與展示過程中任何商業因素的介入,一切花銷都是自費,以此來保證創作絕對的獨立自主。而做為世界級知名藝術家,克里斯托夫婦卻長年居住在紐約一幢沒有電梯的公寓樓里,他們沒有工作室,都是在家里辦公,也不買車,每天爬樓梯,用他們自己的話說,“這是我們選擇的生活,我們是自己的老板”。

克里斯托:作品曇花一現卻剎那永恒

夫婦2005年在作品《Gates》前。圖源藝術家官網

  的確,正如有的評論所說,他們選擇了似乎只有他們夫婦才能夠相互理解并堅持的生活和創作方式。不過他們為此也付出了常人難以感受的艱辛,而這種艱辛更多體現在創作的籌劃與實施上。因為他們大部分作品并非一揮而就,每件都可稱得上是一項浩大工程,都需要投入大量人力財力物力,且都需要很長時間方能完成,其中包括繪制草圖、制作模型、談判、協商,以及相關材料的準備、運輸等。

  比如其作品《包裹德國國會大廈》就前后花費24年時間,向銀行借貸2700萬馬克。再比如其巨型作品《門》,從籌備到最后完工用了大概26年時間,花費2100 萬美元。然而令外人看起來與此付出所不對等的是,《包裹德國國會大廈》僅持續14天就宣告結束,《門》也僅存在16天就予以拆除。面對無法被保存,也無法被收藏的作品,不免令人感到惋惜,但克里斯托夫婦卻不這么認為,表現得要樂觀、深刻得多,對此他們的解釋是“我認為創造消失的東西比創造留下的東西需要更大的勇氣”“我們的作品都有關自由,自由的敵人是擁有,因此消失要比存在更永久。”

克里斯托:作品曇花一現卻剎那永恒

《包裹德國國會大廈》。圖源藝術家官網

  也許正是這樣一種對待藝術的新的理念,對待創作的超然心態,恰恰成就了他們夫婦,也極大影響和改變了我們對藝術原有的、狹隘的認識,讓我們清楚地看到,這世界竟還有這么一類藝術家這么一類藝術創作,可以如此超功利,如此有個性,如此特立獨行地奇跡般存在。雖然每件作品都基本是“驚鴻一瞥”“曇花一現”,但其所表達和傳遞的精神價值與思想啟迪卻在世界藝術史上,在你我每個人心中得以永存。

(作者為藝術評論家)

編輯:liqing

凡注明“風景園林網”的所有文章、項目案例等內容,版權歸屬本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者,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風景園林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閱讀

遺產保護與規劃設計 擦亮北京中軸線“金名片”

遺產保護與規劃設計 擦亮北京中軸線“金名片”

南起永定門、北至鐘鼓樓,長約7.8公里的北京中軸線是中國最具典型意義的城市中軸線,也是世界上現存最長、最完整的城市中軸線,承載著豐富的歷史文化內涵,是北京閃亮的文化名片【詳細】

第十一屆江蘇省園博會園博園明年4月開園

第十一屆江蘇省園博會園博園明年4月開園

江蘇園博園項目是第十一屆江蘇省園藝博覽會的所在地,位于湯山旅游度假區北部,由中國工程院崔愷、王建國兩位院士領銜設計,聘請著名導演陳維亞為藝術總顧問【詳細】

國資接手后,東方園林還好嗎?

國資接手后,東方園林還好嗎?

國有資本的戰略重組可能讓該公司轉危為安,但目前尚未完全擺脫財務困境,公司未來的經營【詳細】

東北一座百年煤城的生態修復實踐

東北一座百年煤城的生態修復實踐

一座因煤而建、因煤而興的城市。百余年的煤炭開采,為國家輸送了多少原煤可以計算,卻無法估量生態環境付出了多大代價。資源過度開采,地表塌陷受損,山體碎石裸露,植被破壞嚴重【詳細】

抽纸加工能赚钱 股票配资推荐 丨推荐杨方配资 腾讯三分彩提现提不出来 浙江十一选五兑奖 股票融资融券是谁决定的 湖北快三开的什么号 小龙配资 吉林快三走势 有什么办法赚钱最快 排列五近30期号码走势 浙江6 1开奖结果走势图